遊記 Journal

香港翠綠遠足隊
東非洲埃塞俄比亞和坦桑尼亞二十天觀光露營登山遠足日誌
日期 :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至七月十日
參加人數 : 十五(陳慶發;張雪芬;何志剛;胡少英;謝瑞全;簡鳳瓊;黃愛華;李景虹;黃華柱;黃耀祖;闕錦輝;馬立志;李瑞英;陳翠華;周書正)
作者 : 何志剛 黃沙滾動行萬里,異域風情翠綠緣.

D1 -六月二十一日(四) 晴 : 香港-埃塞俄比亞(Ethiopia)首都阿的斯阿貝巴(Addis Ababa)
首次到非洲大陸旅遊是在二十多年前,這回是第八次了,也是今年的第二次.
下午六時半團友一行十五人(八男七女)於九龍機鐵站集合辦理登機手續乘埃塞俄比亞(埃塞)航班ET609前往埃塞首都阿的斯阿貝巴(阿的斯).因為今次是香港翠綠遠足隊首次主辦中國大陸以外的旅遊,出發前我們全隊穿上綠色配有隊章的翠綠隊衣排列在十五個KE行李袋後拍照,精神煥發,隊容整齊.掃興的是九龍站辦理登機証費時,更甚的是遇上班機延誤了三個小時於深夜十二時半才升空離港.

D2 -六月二十二日(五) 晴 : 阿的斯阿貝巴(Addis Ababa)-貢德(Gondar)
在飛機上渡過了十二個小時,我們於埃塞時間早上七時多抵達阿的斯.這堣餼輕鈭C五小時.因地處高原,今天溫度是攝氏15度,頗為舒適涼快.埃塞(我還是喜愛舊名伊索匹亞)是一個古老的國家,歷史悠久,因為地物貧脊,現在仍然是貧窮,但與十多年前比較已經有很大的改變.從機場到市中心區不需一小時,雖然是首都,但建築物,汽車和道路殘舊,市容不潔.
旅行社Dinknesh Ethiopia Tour(Dinknesh意為奇妙wonderful)派來接機的導遊Melkam,也是我今年二月到埃塞南部旅遊時的地陪.他先帶我們去市內一間小餐廳喝茶/咖啡進小食,然後才開始行程.第一個節目是參觀國家博物館.地方很小及殘舊,展品不多.最有名氣的是露西古人類骸骨,有350萬年歷史,是現有最古老的直立人化石.繼後我們去遊覽被稱為非洲最大的露天市場,區內物品一應俱全,由於人雜車多,沙塵滾滾,街上充滿人群和廢氣,導遊建議我們只坐在車上觀看比較安全和舒適.午飯(地道埃塞手抓菜式)後前往國內機場乘機去位於埃國西北部份城市貢德.機場簡陋旅客少,航班延誤了兩個多小時才起飛.貢德是埃塞第三大城市,以古城堡見稱,在我看來,它只是一個小鎮.十七世紀時這堿O國都,帝王諸候建立了不少古城堡.因航班遲飛,我們接近黃昏時份參觀King Fasilidas皇宮遺址,外形有歐洲色彩,據說當時的建築師包括來自意大利和印度.
住宿 : Goha Hotel/Gondar

D3 -六月二十三日(六)晴/雨:貢德(Gondar)-塞米恩國家公園(Semien Mountains National Park)-貢德
今天的節目是遊覽埃塞最有名氣的塞米恩國家公園.因山路不好走,今早要六時前起床,早餐後隨即出發.這個國家公園離市區130多公里,汽車走在石路和泥路上,經過多個村莊和市集,車速不能高.抵達公園管理處時已是午後時份.途中小休停留欣賞塞米恩不同形態的山嶺.最令團友們高興的是看見埃塞獨有的大群紅心狒(Gelada Baboon).牠們貌似猴子,但尾巴長,身上長有金黃色長毛,當走動時,長毛在風中飄動,很好看.前頸和胸口有一片紅色的三角形,頗為特別.
導遊說這堻{星期三和六是墟期,所以今天路上有很多趕墟的人,十分熱鬧,我們亦可觀看到不同的民族和服裝(埃塞有80多個不同的民族).沿途郊野風景美麗,大片草地上有牛,羊和馬,構成一幅幅寧靜的田園景緻.上午有陽光,天色不錯,但下午落了一場大雨.有十多分鐘路程是走在霧中.忽雨忽晴也是非洲的天氣特色.我們吃過帶來的午餐後,在附近山野間逛了一會兒,便開始回程.返抵酒店時已是傍晚六時.塞米恩國家公園佔地180平方公里,區內有多個高度超過四千米的山峰,包括埃塞境內最高峰Rao Dejen(4630米).它也是非洲的第四高峰.今天我們只是踏足其中甚少部份,精華及美景要更加深入園內徒步露營才能欣賞到.
住宿 : Goha Hotel/Gondar

D4 - 六月二十四日(日) 晴 : 貢德 - 阿克森(Axum)
早上離開貢德,乘9時45分航班ET122前往阿克森.阿克森是埃塞第一個國都直至九世紀,有三千多年歷史,相傳始祖是所羅門王和示巴女王的兒子美拿力一世(King Merelik).現在這個古城已式微,人口也少.午飯後開始遊覽,由於四個景點集中,我們三個多小時便完成行程.
Archelogical Musuem : 博物館地方小,展品不多.
Zion Mariam Church : 相傳載著十誡的約櫃(Ark of The Convenant)安放於此地.但那個部份並不開放參觀.教堂內只有凌亂的長椅和幾幅油畫靠在牆上.
Stelae Park :這埵陷X塊刻有簡單圖案的古尖石碑.最有名的高24米,重160噸尖碑.在1935年被墨索里尼運往意大利羅馬,七十年後才重返故土,但仍未重新安置.石碑群下相信是皇族的墓穴.
示巴女王皇宮遺址 : 廢墟一個,只看見一些重修加建的圍牆.
住宿 : Ramhai Hotel/Axum

D5- 六月二十五日(一) 晴 : 阿克森 - 拉利貝拉(Lalibela)
早餐後前往機場,離開阿克森,下一站是拉利貝拉.航班ET123原本起飛時間是上午11:05,但延遲了一小時,抵步時已是正午時份.拉利貝拉城建於赤紅火山石上,是埃塞人民心中的聖地.十二世紀末拉利貝拉(King Lalibela : Lali=honey ; bela=eat)王朝用了24年建造了十一座地下教堂,代表耶路撒冷.這些教堂從巨石中鑿出,非常特別.其中幾座有通道相連.從地面只看見教堂頂和牆身,堂內地方細小,黑暗如洞穴,藏有古老的聖物如書畫和十字架.遊客須脫鞋進入.建築物有其獨特形式和歷史宗教藝術價值,被聯合國UNESCO列入世界八大奇蹟.下午我們參觀了幾間地下教堂,大同小異.有些教堂頂上蓋了一個外層作保護,但這樣大大影響了建築物的外貌觀瞻.
住宿 : Lal Hotel/Lalibela

D6 - 六月二十六日(二) 陰 : 拉利貝拉
早上我們前往參觀位於市區八公里外處於三千米高山上的教堂.我們主要是遠足登山,看山頂教堂是次要.上山路勢不算很高,我們可以徒步上下,但由於泥路多,部份山路也很陡,而且騎驢費用已包在團費內,所以我們騎驢而行,好處是可以在驢背上安心看風景.團友亦可隨意下驢步行一段山路.再坐驢.為了方便沿途拍照,我選擇全程徒步.山頂上可看拉利貝拉小鎮全景和周圍的山峰,景色不錯.下午我們去參觀另外一組地下教堂.其中一所正在舉行彌撒,幾十個身穿白衣披白頭巾的信徒在祈福.我們最後參觀的是身處高地的獨立一所地下教堂(St. George Church),是我認為最好看的.它的周圍空曠,左右遠處有兩條小村莊,教堂頂刻鑿了一個大十字架,很有特色和氣派.這教堂照片經常出現在推廣旅遊的單張和雜誌上,說明它是代表作.也是我們參觀的第十一間的地下教堂.接近黃昏時份天色轉差,更下大雨.
住宿 : Lal Hotel/Lalibela

D7 - 六月二十七日(三) 雨 : 拉利貝拉 - 阿的斯阿貝巴
早上起來,仍然下著大雨.早餐後,準備登車前往機場時,導遊Melkam告訴我們航班因天氣不好誤點,要等機場通知新起飛時間.我們一等便是幾個小時.有團友在房間休息,其他團友在餐廳打牌,搓麻將(團友從香港帶來的細小麻將)或看書打發時間.結果我們乘搭的ET123航班於傍晚六時才離開拉利貝拉,比原來的時間遲了六個小時.返抵首都時已是晚上八時許.行程上下午參觀博物館的節目也錯過了.晚上我們到一間有歌舞表演的餐廳晚飯,是傳統的埃塞食物,吃法是用手抓食Dinknesh旅行社的經理Araya到來送行,還送給團友T恤和掛筆的紀念品.也為埃塞俄比亞之旅劃上一個完滿的句號.唯一不稱心的是內陸航班經常誤點.
住宿 : Ghion Hotel/Addis Ababa

D8 - 六月二十八日(四) 雨/晴 : 阿的斯阿貝巴 - 其利扎曼奴(Kilimanjaro)/坦桑尼亞
完成了在埃塞的六天旅程,今早離境前往坦桑尼亞以登山遠足觀賞動物聞名的其利扎曼奴繼續餘下的十二天行程.出境時下著雨,但飛機起飛後陽光普照,藍天白雲.從機倉往外看,大大小小的綿狀白雲停在空中浮著,它們的影子投射在大地上,清晰可見.航班ET805飛行兩小時半抵其利地扎曼奴(接近下午一時).旅行社KE的導遊Ann來接機,我們分乘三部四驅車往亞魯沙(Arusha)入住酒店,車程約四十五分鐘.亞魯沙是坦桑尼亞登山和旅遊活動的集中地,其知名度比首都更高.午飯後導遊帶我們去一間紀念品購物中心(Cultural Heritage).這堨D要出售木刻製品,種類多,手工精細,我記得十年前來坦桑尼亞時也曾到此地.
住宿 : Impala Hotel/Arusha

D9 - 六月二十九日(五) 晴 : 其利扎曼奴 - 達雲哲國家公園(Tarengire National Park)
今天正式開始坦桑尼亞旅程.早上八時半離開Arusha,我們乘車兩個小時前往達雲哲國家公園.入園後,三部四驅車載著十五個客人沿著設定的小路四處漫遊看動物.我們遇上的有長頸鹿,小鹿,象,班馬,角馬,小狼等.也有好幾種雀鳥,牠們的羽毛有耀目的紅橙黃綠藍和平淡的黑白灰,都是色澤亮麗.展翅低飛和定向滑翔時姿勢美妙.放眼四方,藍天白雲,廣闊的草原上長著獨特的非洲樹木.這堥S有密林,但樹的形態特別,代表性的是barbed tree和平頂有刺樹.前者樹幹粗大枝桱乾硬無葉,集中在頂部,像是倒轉了的樹.後者樹枝和葉集中在頂部向外伸展,像一把傘.一剛一柔,是典型的非洲植物.此時此刻,十年前和二十年前的safaris game drive 感覺重臨,非洲大平原的風光是美麗的.一時多來到營地,工作人員已架起篷帳和準備了簡單午餐.出乎意料之外,帳篷高大闊落,營內可站立,不錯.三時我們再入園逛了三個小時直至日落,落日景色不俗.今晚是首次住營.有水可淋浴.環境優美,有強烈非洲感.
住宿 : 露營/達雲哲國家公園


D10 - 六月三十日(六) 晴 : 達雲哲國家公園 - 哥隆哥隆火山保護區(Ngorongoro Crater Area)
晨早和黃昏是觀看動物雀鳥的最好時間.我們早上六時半再入園走了一個小時,看見獅子和野牛,雖然只是遠觀.七時半回營吃早餐.九時許撒退,繼續上路前往哥隆哥隆火山,約三小時車程.這個火山口區很大,直徑二十多公里,下降六百多米.這堛漲a理環境與之前的國家公園有別,地勢平坦廣也闊,樹木較少(因此火山口內沒有長頸鹿),草地較短.站立在開頂的四驅車上或坐在車頂吹著風欣賞草原美景,真是賞心樂事.傍晚時份入住位於火山口邊上的特色旅館.
住宿 : Ngorongoro Sopa Lodge/Ngorongoro Crater.

D11 - 七月一日(日) 晴 : 哥隆哥隆 -愛都華峽谷( Olduvai Gorge) - 生贊(Sanjan)
我們七時後離開旅館,趁早到火山口大平原漫遊幾小時.今早收獲較多,除了犀牛,獅子近距離在我們的車邊走過.有水的地方幾隻河馬在嬉戲,淺水處一群優雅的紅鶴在休息,水平如鏡,牠們的身體倒映在水中,走動時像跟自己跳貼身舞,很有趣.我們又穿過一大群班馬和角馬,跟牠們近距離接觸.離開哥隆哥隆火山口平原,我們前往生贊,中途在愛都華峽谷停留吃盒式午餐.這堿O一處古跡,幾百萬年前人類始祖的足跡化石在此被發現.有一間微型博物館作介紹,也有職員簡介.十年前也曾到此遊覽.下午幾小時的車程很不舒適,汽車在塵土飛揚的碎石路上走,顛坡得很,到達營地時,人人一身疲累,滿身塵土黃泥,幸好有水沖身.今天是香港回歸十周年,我在營地懸掛特區旗作紀念.
住宿 : 露營/生贊

D12 - 七月二日(一) 晴 : 生贊
旅程中看動物的部份已結朿.這兩天的活動是徒步遠足.早餐後,領隊Ann請來了一個本地馬莎族響導帶我們徒步到安結加觀景點從高處俯瞰非洲平原風景.起步後不久看見大群禿鷹和燕子空巢而出,在我們不遠的天空中盤旋飛行,頗為壯觀,景緻難得.返抵營地時約下午二時,步行了六個小時.下山部份石多較為難行,而且陽光猛烈.團友們高興的是營地架起了兩個洗澡帳篷,可以沖涼,因取水地方在營地外圍約二十公里處,所以兩人用一袋水.在輪候沖涼期間,有些團友看書,打牌消磨時間.因為所有營地都在野外動物出沒的地區,團友是不準許離開營地,晚上帳篷外生了營火,有兩個馬莎族人通宵巡營.
住宿 : 露營/生贊

D13 - 七月三日(二) 晴 : 生贊
前天來到生贊紮營,在這堻s住三晚.日間在附近徒步遠足.今天的路線是沿著生贊河谷走,現在是旱季,水很少.我們幾次過河都容易,大部份時間是踏石而行,走了三個小時後,我們停下來吃帶來的午餐,餐後我和三個男團友多走一段路進入狹窄的峽谷.休息時,馬莎導遊和他的助手向我們示範原始的鑽木取火,用乾牛糞做燃料,不消兩分鐘便生了火,很有意思.回程時,幾次看見馬莎族人在河谷和山崗上放羊,黑皮膚的土人身披彩布,手拿矛支站在高崗上很有神氣,像宣示著這片土地是他們的家園.這兩天遠足時,我們發現區內的石頭並不普通,在陽光下有些是金光閃閃,相信是石中有磷質或其它礦物質.傍晚時份,到營地附近看日落,但天色灰暗,無功而還.
住宿 : 露營/生贊

D14- 七月四日(三) 晴 : 生贊 - 安卡斯路(Enkare Sero)
晨早起來踏出帳幕呼吸新鮮空氣,天邊一片紅霞,橙黃色的太陽漸漸冒升,前面是一排非洲有型樹,旁邊一堆灰黑木屑是昨晚營火餘燼,兩個手持矛支的馬莎族人坐在旁邊,這幅圖畫多美麗!離開生贊營地前往安卡斯路,我們先乘車四十五分鐘,然後徒步.今天步行四個多小時,前半段路走在四野無人的平原上,烈日當空,勁風疾吹,有時要低著頭逆風而行,盡量避免泥塵進入眼睛和鼻孔,尾段路是下坡.沿途經過典型的馬莎小村莊(Boma).在尾段更接近寧佳火山(Mount Lengai),可惜因風沙大,視野不佳.下午一時多到達營地.營內有兩個簡陋的浴室,供水充足,有些團友急不及待,沖涼洗衫.大家似乎很喜歡這個營地,我則不然,這媥薴鴞h,但都是一般的雜樹,因地處火山區,乾燥酷熱,營地遍佈火山灰泥.走到營地前方不遠,才可看到寧佳火山.
住宿 : 露營/安卡斯路

D15 - 七月五日(四) 晴 : 安卡斯路
今早較遲出發,早餐後九時起程,坐車半小時,然後步行一小時前往瀑布,途中並沒有真正的路,我們要沿著幾米闊的河兩邊踏石而行,向上游推進.在半途有部份團友選擇留下悠閒賞景,我們繼續往瀑布走,要在多處地方涉水而過.目的地的瀑布高十多米,雖然不算很美麗,但水多,清,涼.團友在瀑布下玩水及沿瀑布左側水道往前走,來到一個非常大水的壺口,這埵n像避世的桃源.回程時出了小意外,當我揹我的愛人過河時,滑倒在水中,河水推著我們向下流了十多呎,可幸此處水流不是很急勁,河床也淺,我們很快便離開水面,站起來,我們並不介意濕身,沒有受傷至為重要.可惜相機入了水,回營後把它抹乾曬晾,希望回港後修理再用.
旅程的下一個節目是攀登寧佳火山,馬莎族人聖山(Mountain of God).這是選擇性參加的部份,也是旅程的高潮.寧佳火山高二千八百多米,陡峭無正式山路,起點在山腳(海拔1350米),需要攀登約1500米,原路下山.上山的團友將於今晚十一時出發,坐車個多小時到山腳,然後起步,估計需要六個小時登頂,看日出後,另外四至五小時下山.此行對登山者絕對是挑戰.十五個團友中有七人參加.我們於晚上10:30吃過小食和喝咖啡/茶後,每人獲派一份食物後起程.我們預先編排團友黑夜登山的次序,以便互相照應,共有五個導遊帶領我們.最終我們在五時半左右到達山頂火山口,天氣寒冷,六時許太陽出來了,我們走落火山口內觀賞冒煙火山熔岩堆和不停噴發的黑色的岩漿,這是一個奇妙和另人興奮的火山旅程.我們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於接近上午八時下山,在白天下看清楚唯一的山路,陡峭難走.全體團友用了二至三小時先後下山到達乘車的地點.中午前回到營地.
住宿 : 露營/安卡斯路

D16 - 七月六日(五) 晴 : 安卡斯路
選擇不登山的八位團友,領隊Ann安排了本地導遊帶他們去看立頓湖(Natron Lake).他們先坐車一小時.汽車爬山(十多個灣)到高處一觀景點,讓他們看湖和周圍平原全景.然後載他們到湖邊漫步.所謂湖邊其實是離開水邊頗遠,現在是旱季,腳下原來是湖底,接近水的部份鬆軟,離水較遠的地方,已經乾烈,變成脆塊,踏步時壓成碎片,沙沙作響.他們在湖區走了兩小時,祗看見幾隻班馬和遠觀幾群紅鶴,不算得有很大收獲.中午後返回營地會合登火山團友共進午餐.有些登火山的團友說登山過程辛苦,但說火山頂上熔岩景色特別,也是值得一行.下午四時,我們一起出發去立頓湖看日落.車子停在離水邊幾十米處,我們在廣闊的湖灘上漫步欣賞風景,大片天空下群山起伏,最特出仍然是寧基火山和紅鶴,雀鳥在湖面上齊飛,此刻的感覺是寧靜悠閒,看著橙紅色的太陽徐徐落下,又是美景.我深信在雨季和雀鳥動物繁殖期間(成千上萬紅鶴,角馬,班馬,長頸鹿.小鹿,野牛,獅子等)這堿O非常熱鬧,生機處處,場面壯觀.今天我們殺了五隻非洲走地雞,慶祝成功登上寧基火山.
住宿 : 露營/安卡斯路

D17 - 七月七日(六) 晴 : 安卡斯路 - 洛哲圖(Longido)
今天沒有節目,也考慮到昨天登山的疲倦團友,早上八時才吃早餐.十時多離開住了三天的營地,繼續上路.我認為不需要每天轉換營地,是好的安排,團友可以多些時間享受悠閒的營地生活.事實上,旅程到此已接近尾聲,今明兩天是行車日,目的地是九天前出發地亞魯沙.我們沿著漂亮的寧基火山邊緣經過一段不平坦泥石路段到達洛哲圖火山.我們下車沿火山口邊緣漫步.藍天白雲,包括遠處的寧佳火山,少數的非洲有型平頂樹和散落在火山口附近的羊群,構成一幅寧靜悠閒的美麗大自然圖晝.今晚的營地是在荒漠的(沒有水源),深處叢林中,四野寧靜,與大蟻窩和掛在樹上的雀鳥為伴.因為旱季,大部份動物已在六月初遷徙至北面肯雅境內,邊界河(瑪拉/Mara)就在營地不遠的地方.今天晚上,大家在非洲的廣闊星空下進晚餐及談天說地,也有討論今次旅程人和事及小帳,渡過一個愉快(沒有沐浴)的晚上,也是旅程最後的一個露營.
住宿 : 露營/洛哲圖

D18 - 七月八日(日) 陰/晴 : 洛哲圖 - 亞魯沙
在坦桑尼亞的十二天行程中為我們提供服務的除了從英國來的KE公司領隊Ann之外,是一支八人本地隊伍.包括我們較熟悉的司機Timmothy,John,George還有廚師Jackson和其他助手.Tim和John是我今年初到此攀登其利扎曼奴和美路兩座高山的司機.他們表現良好,態度友善,反而Ann和我們的關係不大和諧.
早餐後清理營地和收拾行裝,本地隊伍的工作便暫告一個段落,也是和他們告別的時候.團友們把旅行完畢的剩餘物資留下來送給他們.有T恤,鞋,背包,地蓆,食物和其他用品,琳琳種種一大堆.他們都很高興,還穿上翠綠隊T恤和大夥兒拍照留念,氣氛融洽.我從車頂拍集體照時,因為他們穿著翠綠隊隊衣,感覺他們是團友,我們反而像工作人員.
兩個多小時車程把我們帶回亞魯沙,距離午飯尚早,團友要求下,我們再去Cultural Heritage購物一次.今天的午飯花了差不多三個小時,如果人數不是十五人,例如三十八人,所需時間可能更長.今次東非洲旅程,除了露營期間的餐食外,我們是可以隨意點菜,因此我們先行選擇飲品(酒類自費),然後各自選擇頭盤,湯,沙律,主菜.用過正餐後,選擇甜品,奶茶,咖啡.如此這樣每次進食午晚餐就要二至三小時不等.對我而言,這樣才是享受悠閒的餐飲.相信不論價錢,任點任叫,全包餐飲是這次旅程特式之一,也是參加旅行團罕見的服務.
下午團友們忙著在酒店房間內梳洗清理連日來積在身上和行李的泥塵和污垢.接近黃昏的時份,從酒店房間看見兩座高山(Kilimanjaro and Meru),令我回想起年初攀登這兩座高山頂峰的苦與樂.晚上在酒店的餐廳吃晚飯,又花了三個多小時,這堛漱u作效率真是不敢恭維,但是無所謂,只要大家吃得愉快就是了.唯一可惜的是,因地方問題,有三位團友未能同檯共進晚餐.KE領隊要求缺席最後的晚餐及明天不送我們往機場,原因是晚上交通不便和明天早上她要乘坐巴士前往內羅比.因此午飯後便和我們分手,雖然她有通知我,但身為領隊,提早離場,更沒有正式宣佈和主動向我們道別,這種做法是不尊重她的客人及不負責任,也是我參加多次KE團以來的第一次遭遇.
KE領隊Ann是一個四十歲英國婦人,據她說這次她是自動請纓帶團的,原因是她三十歲時曾在此渡過生日,很想舊地重遊過四十歲生日.這本來是美事,但作為領隊,我認為她是不及格的.不知道是不是她有點看不起亞洲人,她開始時跟我們溝通,態度是從上而下,好像我們是她的學生,從屬.有時更像發號施令,樣子繃緊強硬,使人難以接受.我想我們是客人,來渡假,不是童子軍參加露營.而且她處事方法混亂,資訊不清楚,關顧不足.尤其是在登寧佳火山事情上,她三番四次強調上山下山都很困難辛苦危險,甚至是世界上最難攀爬的山峰(事實上並不是).她主觀地認定那些團友不能登山,多次向我提出不合情理和沒有商量餘地的規則(不是要求),例如穿甚麼鞋,帶多少水等.她甚至想我認同她的可以登山的人名單.我當然拒絕,因為團友有自由選擇權,三位翠綠和KE領隊應該協助,鼓勵團友參予,不應潑冷水.登過寧佳火山後,令我更加不快和憤怒,因為有三至四位團友是可以登山,如果他們願意.對我來講,上山衹需三至四小時,下山在兩小時內.結果七個團友成功登頂給她還以顏色.而且不需要飲太多水和上落山所需要的時間比她說的少.她對團友說帶這團,她覺得寂寞.因為英文不是我們的母語,團友沒有主動和她交談,但這是她預先知道的.況且這是她的工作.身為客人難道要我們應酬她,討好她不成!這只証明她思想不成熟.另一方面,在日常活動行程安排上,她也沒甚秩序,有欠條理週全,每每要我留意,提點和照顧.她是我參加過近十次KE旅程中最差的領隊.幸好我們上下一心,沒有因此而影響我們旅遊的心情.
前天晚上翠綠隊三個領隊商量給予小費本地工作人員時,準備了一份給Ann,後來發覺大部份團友對她有意見,經舉手表決後,結果取消給她小費.
住宿 : Impala Hotel/Arusha

D 19/20 - 七月九至十日(一/二) 晴 : 其利扎曼奴/坦桑尼亞-阿的斯阿貝巴/埃塞俄比亞-香港
旅程的最後一天,團友自由活動.部份團友到距離酒店不遠的市中心逛街,在一間布料商店媢峇芨嬼吨F很有非洲特色圖案的布料,在另一商店買了T恤,發覺這埵酗ㄓ皉L度商人.
中午在酒店泳池旁的意大利餐廳進午餐.下午三時許,三個司機來酒店接我們前往機場,車程約一小時.沿途看見兩座著名的高山(Kilimanjaro and Meru).在機場跟他們揮手告別.我們乘搭埃塞航班ET804,機程兩小時(也有不錯餐飲供應和看到黃昏柔和陽光下的Mount Kilimanjaro).先飛往埃塞首都阿的斯阿貝巴,等候三個多小時轉乘ET608(00:10/10 July),機程十三小時(停留曼谷一小時)返回香港時間七月十日下午六時許,完滿結朿二十天的東非之旅.

結語 : 我在六個月內乘搭同一航班,差不多相同航線十二次(我不是太空人,兩頭住家),是我個人一項少有的紀錄,可能也是罕見的.埃塞航空整體來說是不錯.這次旅程的埃塞部份不大吸引.被標榜的地下教堂不是想像中宏偉,它們像人工洞穴,細小幽暗.雖然是這樣,它們還是很有特色.另一方面七天內的四程內陸航機也頗勞頓和誤點浪費時間.坦桑尼亞部份才是我們期待的.因為來過多次已沒有初次的驚喜和新鮮感.但原野,大自然美,花草,樹木,動物和雀鳥是我所欲,不會覺得厭倦.而今次露營方式,設備,飲食及工作人員是不錯的.對於其他首次踏足非洲的團友來說,不管喜歡與否,這個旅程肯定是難忘的經驗.